上一篇:我是一条狗(2017-08-25 22:03:34)
文章大纲

画里的人

2017年09月10日 22:28

一如既往的周末傍晚,店里却来了一位特殊的顾客,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女孩挽着他的手臂。他左手的表闪闪发光,右手的皮包也是如此,那女孩的皮包同样也是如此。


“嗨,老板,给我两荤两素”,他冲我招了招手,看了一眼招牌,“看来价格涨了2块钱哈”。然后他低声问了问他身边的女孩,丢给我一句“老样子”,然后就走到对面鲜榨果汁店去了。


尽管时隔——五年了,没想到他一出现我就能够认识他。在一个陌生的大城市里,还能见到五年前经常到我店里吃饭的人,我已经激动得忘记了他要点什么菜了。另外内心一边慨叹他的变化如此之大,而自己却还是站在同样的位置,给客人夹着菜,变的只是胸前的围裙和招牌上的价格。既然记不起来他要点什么了,我索性就干巴巴的站着等他回来。


过了一小会儿,我忍不住开口说话了:“姑娘,你是那小伙子女友吗?”
我还没听到回答,那小伙就拿着一大杯黄色的果汁走进来了。
“马上就是老婆了,今年十一我们就要结婚了”,他把果汁递给女孩了,随后邀着她的肩膀,对着我洋溢着一脸幸福的微笑。
“老板,你该不会忘了我要点啥吧?”
听他这么一问,我居然又奇怪的想起来了,“怎么会呢,刁子鱼,木耳炒肉,莴笋叶,还有凉瓜,我没记错吧。”
“老板记性真好,一点都没错。”他一边接过饭菜,一边笑着夸赞我。
“老板老了,真是好多事儿都记不住了。说也奇怪,却偏偏记得你。”
“大概再没什么人,能像我那时一样每天吃着同样的菜吧。”
“那是,估计没几个人能受得了。那个老铁,虽说不论春夏秋冬,晚饭都要叫上一瓶啤酒,但菜也是要换花样的。”
“老铁还来?我正想向你打听他呢!”
忽然店里拥进一群人,我就忙着去夹菜收银了,告诉他老铁一会儿就会来的,然后就没理会他了。


每个傍晚的这段时间,店里的生意非常不错,尤其周末的时候异常火爆。由于价格实惠味道又不错,顾客大多数是那些四五六十岁的人,其中老铁就是五十来岁近六十的了。


“老翟,店里生意真是火爆啊!”老铁进来了,也是这时候就该进来了的。一如既往的形象——不穿打底衬衫,袒着黝黑的胸口,厚厚的外套满是油渍灰尘,裤子膝盖处前几天还只是看到破了,今天却能看到膝盖肉了,一双鞋子说是系带鞋,却已看不清鞋带的模样。左手提着的茶水壶,本是透明的,却已不那么透明,茶水壶拎带处挂着一卷露出一小截稍带锈迹的皮尺,右手拿着一顶明黄的安全帽。


“木耳炒肉,冬瓜,豆芽,啤酒照来哈!”他转头看了看自己常常坐的角落,笑了起来,“我那位置是不是你给我留着了,居然常常都没人坐。”
“我也纳闷着呢。老铁,你还记得五年前那个画画的小伙子不?”看着他一脸茫然的表情,我就继续加深了细节,“就常常坐在你旁边的,常常吃莴笋叶和苦瓜的那个小伙子”。
“哦,那个小伙子啊。你说吃菜我就记起来了,怎么今儿说起他来了?”
“看,他今天来了,还把他老婆带来了。刚才他还说着要看你来着!”我把那个小伙子指给老铁看。
“看样子混得不错啊——好的,我先过去放下茶壶!”随后老铁回来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啤酒,另外叫我添两个杯子,然后拿好他的饭菜就过去跟那小伙子打招呼了。


店里生意火爆的时间段过了,客人三三两两的也不多了,脑子才开始回忆起五年前的事情。
也没啥特殊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有着特殊吃菜癖好的小伙子经常与一个下班全身灰不溜秋的老头在一家极为普通的小饭店里吃饭而已。没曾想,三个干着完完全全不同行业的人,后来竟然慢慢的成为了几乎无话不谈的熟人。


那时我开张的饭店里两荤两素是8元钱,一荤两素5元钱,客人也没现在的多。那小伙子就经常到店里吃饭,常常说“老样子”,一开始我记不住,时间长了,就自然而然的记住了。那时候他的头发经常蓬乱,不冷的季节里总是背心短裤拖鞋的搭配,就一如他爱吃莴笋凉瓜的习惯一般,几乎从未变过。偶尔他会背着一个匣子,手里提着一些画纸,经过后来慢慢的了解,才知道他是学画画的。


偶尔他没来吃饭的时候,我就会记得他。又在猜想他是不是早上买好了一整天的馒头,抑或是根本就忘记了吃饭。会记得他并不是因为他不在,而是常常跟在他后头的老铁来了的时候,我和老铁会时不时的谈起他,这时候才会发现他今天没来还是咋的了。

看着那个角落他们在开心的聊天,时不时的举杯相碰,一个从过去到今天,如黑白那么分明,又如从黑到白的惊人变化,一个从往昔到如今,却只是像一张因为岁月变得更加晕黄而残破的纸而已,我的内心又开始在感慨,感慨岁月的变迁。老铁大笑的时候,眼角的皱纹越来越明显,而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是那么的年轻,活力的发型,整洁的衬衫,精致的皮包,看上去整个人精神焕发。五年前的那个皮包骨就是现在的他,真是叫人难以相信,尤其是身边还多了一位这么漂亮的女人。

“老板,过来坐坐吧,”那小伙子抬起头对着我招呼着,“客人不多了,来了再招呼呗!”
我拿了两瓶冰镇啤酒,走过去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张画,画里是满脸风尘皱纹的老铁,嘴里露出一截豆芽尾巴,笑得特别灿烂,面前桌子上有着一瓶快要喝完的冰镇啤酒,角落里还有挂着卷尺的茶水壶。我看了看老铁桌子上的啤酒和茶水壶,我有点愣了。尽管我时常看着老铁的模样觉得他活得清苦寒酸,每次看到他对着瓶子畅饮一口啤酒后舒心的一呼气,然后吃着几口菜,一脸笑容。看着他那笑,我就忘记了他穿着什么衣服,忘记了他过得有多苦,甚至有时候也忘记了自己的愁苦,就如那张画里的笑容一样,看过之后会感觉生活很美好。

“老翟,不错吧。我竟然能让这小伙子成名了,不可思议吧。”老铁接过我手中的酒,筷子一撬就撬开了。
我正准备回答,却听到一声“有人在吗”——又有客人来了,我转头就招呼去了。



主人公:饭店老板
画家:之前穷困,后来成名,有个女友。
工人:画像里的人,过去与现在,一如既往,一成不变

故事大纲:画家时隔多年,突然带着女友造访主人公的饭店,画家向女友介绍那个让他成名的画像里的人。

要点:主人公,工人形象一直未变,变的只是画家形象。


创作源泉:突然意识到生活中那些成名的人,作品或许就是基于某个人或某些人的,而那些某个人或某些人的生活却并没有因此发生什么变化,这就是生活,由此感慨而作。

  • 2017年09月10日 22:28文章创建
上一篇:我是一条狗(2017-08-25 22:03:34)
我要评论
«-必填,限2-20个字符,中文/字母/字母数字组合
«-评论后,邮箱会收到激活链接,未激活邮箱的留言,将无法显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你的评论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