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小诗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原创
2020年03月27日 16:59
  • 翟码农
  • Linux
  • 93
  • 0
  • 0

最近直接git clone laravel项目,发现不可行了,总是自己中断了,报如下错误:

error: RPC failed; curl 18 transfer closed with outstanding read data remaining
fatal: the remote end hung up unexpectedly
fatal: early EOF
fatal: index-pack failed


网上说,这是由于laravel 项目commit越来越多,项目所占空间越来越庞大所致。


要皮:

通过如下命令,就可以获取laravel只包含最近一次commit的版本代码。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laravel/laravel.git --depth=1
原创
2020年03月26日 11:09
  • 翟码农
  • php
  • 101
  • 0
  • 0
<
原创
2020年03月26日 00:49
  • 翟码农
  • php
  • 117
  • 0
  • 0
先抛开程序观念,通过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一下原型设计模式的好处:
我们慢慢用键盘打字,写了一封邮件。发出去后,发现有些人漏发了,要再发一次。接下来,你会直接复制刚才发的邮件内容,而不是从头开始重新写邮件,复制过来的邮件内容,你发觉里面的称呼,不适合当前的收件人,你还可以去修改邮件内容,但这并不会影响你刚才已经发出去的邮件。其中复制内容、可修改就是本文要讲的原型设计模式的好处。
原创
2020年03月24日 23:51
  • 翟码农
  • php
  • 112
  • 0
  • 0

最近接了个私单,跟网上前端合作开发一个小项目,我用php写后端接口,他们用Vue开发。


项目就是一个简单的后台,只允许一个帐号登录,于是登录接口我就用的session存储,如下:

$_SESSION['is_login'] = 1;


为了防止用户能够直接赋值后台里页面路径直接访问,就在Controller父类加如下判断:

if( !$_SESSION['is_login'] ){
	$this->fail("请先登录");
}


可是登录后,接口全报“请先登录”的错误提示。

原创
2020年03月23日 21:33
  • 翟码农
  • 每天一首诗
  • 225
  • 0
  • 0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句话出自于宋代诗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全词如下:


虞美人·听雨

--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翟码农品析:

词中提到人生的3个阶段,少年、壮年和老年,但翟码农认为,词中描述的“听雨”,都不是主观意念上的“听雨”。

原创
2020年03月22日 21:58
  • 翟码农
  • php
  • 102
  • 0
  • 0

这种问题以前也遇到好多次了,这次遇到的却又是另一种新的情况,再次重新将所有情况汇总一下。


1. session配置的文件夹路径权限不够,使得session无法写入。

2. 磁盘满了导致session无法写入

3. 程序写入session的路径跟配置里的session路径不一致(本文开篇指的就是这个)

原创
2020年03月22日 00:05
  • 羽由
  • 羽由小说
  • 141
  • 0
  • 0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你知道有人深爱着你,你却不知道,他就在你身后。


东风,气宇轩昂,俊朗飘逸,身披玄黑蟒袍。

红中,亭亭玉立,秀外慧中,。


在上一个世纪里,他们两生活在一个天圆地方的宇宙之中。随着天空一开一合,他们两在混沌的宇宙里来去匆匆,却不曾有过相逢。


一个世纪之后,圆圆的天空突然咔的一声合上了,然后就再也没打开过。好似溶解到黑幕之中。这个宇宙里,剩下的只是永无边际的黑暗。在沉寂的前一晚,东风在南,红中在北,相隔着整个大地。


如果不是因为一个穿纸尿裤的外星人造访,东风与红中,或许就这样毫无瓜葛的慢慢老去,直到化为尘埃。


某天,宇宙上空传来如婴儿啼哭的打雷声,那声音尖锐得如一根绣花针,戳破了宇宙许久以来的沉寂。霎时间大地上的所有人儿立马苏醒,来去匆匆的继续着上个世纪末遗留下来的使命。没过几天,大地的东西南北突然隐隐约约

原创
2020年03月20日 23:35
  • 翟码农
  • 每天一首诗
  • 229
  • 0
  • 0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这句诗出自于元代徐再思诗人的《水仙子·夜雨》,全词如下:


《水仙子·夜雨》

-- 徐再思

一声梧叶一声秋,

一点芭蕉一点愁,

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

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

江南二老忧,

都到心头。


译文:

夜雨一点点淋在梧桐树叶上,秋声难禁,打在芭蕉上,惹人愁思不断。半夜时分梦里回到了故乡。醒来只见灯花垂落,一盘残棋还未收拾,可叹啊,我孤单地留滞在新丰的旅馆里。靠在枕边,十年的经历,远在江南的双亲,都浮上心头。

转载
2020年03月19日 14:17
  • 佚名
  • 旁门杂类
  • 234
  • 0
  • 0
<
转载
2020年03月19日 14:10
  • 罗马数字
  • 数学逻辑
  • 386
  • 0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