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葬花图
  • 作者:翟码农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此句出自于范成大的《喜晴》,全诗如下:


《喜晴》

窗间梅熟落蒂,墙下笋成出林。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诗很简短直白,就不用再翻译了。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对于2020年全国各地常下大雨的情景,这句诗很应景。这不,一转眼就到了立秋。


除了很应今年的景之外,其所侧面表达的光阴易逝又勾起了我的感怀。


这段日子出差在南京,周末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床上,打了几场游戏,刷了好几个小时的抖音,看了一些电影或综艺,再后来就突然感觉什么也不想干了,午饭晚饭都没心情吃。


空空的望着天花板,想想父母今年都65了,自己30岁了且不说没成家,关键还开始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感到迷惘。左想右想,现实都是能力赶不上应有的步伐。一向自认为对待金钱比较佛性的我,此时此刻才发觉,自己对它是有多么的渴望。然后就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过早的买房,让自己都没了去尝试学习新事物的勇气,让如今的自己做着不再想做的事而倍感煎熬却不能洒脱的放手。


到最后还是选择了结束沉思,毕竟多想无益。还是让自己着眼于当下的细节,尽量做好每一件事吧。


  • 作者:翟码农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这句出自于欧阳修的《画眉鸟》。


全诗如下:

《画眉鸟》

宋代--欧阳修

百啭千声随意移,

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

不及林间自在啼。


译文:

画眉鸟千啼百啭,随着自己的心意在林间飞动,在那开满红红紫紫山花的枝头自由自在地穿梭。

现在才知道:以前听到那锁在金笼内的画眉叫声,远远比不上悠游林中时的自在啼唱。


翟码农赏析:

此诗所阐述的哲理很简单,但如果要想做到,却又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尽管相隔千年,世人所深陷的情感问题却都大体相似。


如今的我们,为了生活疲于奔命:没房子的,为了房子而拼命;有房子的,就为了更大的房子而拼命,抑或是为了给孩子提供优越的教育条件而拼命。

  • 作者:翟码农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此句出自于明代诗人唐伯虎之手,全诗如下:


《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译文:

深闭房门隔窗只听雨打梨花的声音,就这样辜负了青春年华,虚度了青春年华。纵然有欢畅愉悦的心情又能跟谁共享?花下也黯然神伤,月下也黯然神伤。

整日里都是眉头紧皱如黛峰耸起,脸上留下千点泪痕,万点泪痕。从早晨到晚上一直在看着天色云霞,走路时想念你啊,坐着时也是想念你!


此诗一看就是写闺怨的,但如果抛开闺女这一对象,诗句所描述的情感,仿佛就是如今的你。


青春?都说青春像一场烟火,只可惜已不大记得那场烟火的灿烂,只知道是已经消失在了黑夜里了的。


如果说青春里,真的有热烈地恋过谁爱过谁,那倒也不算辜负了青春。可惜生活不是电影,青春期里的你,或许根本就生涩到没一丝丝开窍。


如今回首,也只能感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结束学海生涯进入社会后,就开始与朋友天各一方。慢慢的,投缘的同事也开始都有了自己要关心的人,有自己要关注的事,再来一场聚会,也没得从前那么简单方便了。


剩下的就是你一个人,你一个人听歌,你一个人写文,你一个人看电影,放声大笑是你一个人,感动流泪也是你一个人,偶尔看到天空飞过的两只鸟,雨中路边开在一起的两朵花,月上柳梢头,柳下影成双,你就会有点丝丝的黯然神伤。留痕虽轻浅,但它确实有来过。这不正是“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么?


为了以后还凑合的生活条件,你不得不努力工作,努力攒钱。早起闭着眼睛挤地铁,晚归赶着末班车。一天天的,仿佛除了工作还是工作。难得放个一天假,就在一个碧云晴天的午后,坐在花园里的草地上树荫下,看一下午的天空与云朵,什么都不去想。


待暮色四合,华灯泛起,又开始思量,这是我现在要过的日子么,如果我不要过这样的日子,我又该何去何从。


诗中女子想念的是心上人,不过你想的却是人生。而处处说的你,其实都是我,只不过已没心情赤裸裸。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每天一首诗分类下有关诗词赏析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a-girl-who-is-missing-you.html





  • 作者:翟码农

范仲淹的《苏幕遮·怀旧》全词如下:


《苏幕遮·怀旧》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翟码农欣赏此诗,主要就在于头两句的美景描写。


也许真实的情景并不美,但读起来,就让人感觉美。


碧云天,什么样的天,还有绿色的云?


经百度,才知道碧这个字,除了我们所理解的“青绿色”之外,还有青白色、浅蓝色之意。如此说来,浅蓝色跟云搭配就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了。









  • 作者:翟码农

文章标题里这句诗,出自于宋朝周邦彦的《苏幕遮》这首词,全词如下:

《苏幕遮·燎沉香》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一句诗,好不好,有时候尽管读者说不出个所以然,但也是能感觉到的。


一句诗,一旦和读者以前所见心中所想关联起来,就自然而然的让读者轻松地记住了它。本文要说的这句诗,翟码农认为好就好在这里。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这句诗一念完,朝阳升起,水面如绿色圆盘似的荷叶一片一片漂浮着,泛着些许晶莹的雨水,其中一些出水的荷花,亭亭玉立,在风中曼妙起舞,就犹如这样的一幅似曾相似的画面感跃如脑海。


要能达到感觉相通的这般境界,诗句的每一个字都少不了要下苦功夫。


同样写荷花,你读“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你就会感到这句诗所给的画面,是一种千千万万荷叶耸立着簇拥着的画面,给人一种蓬勃的生命力的感觉。跟本文里的这句诗比较,稍加体会就感觉本诗里的夏季,相较于《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的夏季,气候要凉快一些。事实上,从诗词里的时间也是可以看出来的。“毕竟西湖六月中”提的是六月,而本诗里却是五月,可见古人文采真是绝伦,才造就了如此精妙的诗词。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每天一首诗里有关诗词赏析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lotus.html



  • 作者:翟码农

传说薛涛四十岁遇上唐代诗人元稹后,就一见钟情,而后道袍青灯,相伴终生。


其中“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就是出自于薛涛的《春望词》,此诗正是在元稹离她而去后因为相思而作。


曾被给予“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如此称赞的薛涛,她的才情是怎样的?就让我们来看看她的这首《春望词》。


《春望四首》

--薛涛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翟码农品析: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无论是花开还是花落,都是我独自一人。花开时,想着没你一同来欣赏,花再鲜艳又何妨;花落时,又想起没你一同来感伤,孤独寂寞涌心头。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我将青草结成同心的形状,然后赠送与你。春欲晚,花欲尽,愁绪正将息。一声鸟啼,又惹起我的愁绪与相思。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岁月一点一点过去,我也在一点一点地变老,你的归期,会是什么时候呢?地上的草儿都成双结对,怎么你与我却天各一方呢?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哪里料得满头枝头的花朵,谱写的却是两次相思曲。镜子里的人儿,不知不觉留着眼泪,远在他方的你,可知道么?


最后翻作两相思正好承接了开篇的四句,为何是两相思?花开一次,花落一次。翻作,本意是按照曲调写歌词,这里指的是花开花落满枝桠的场景,蕴含着作者的相思之情。花开越盛,相思越浓。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玉箸除了玉筷的意思之外,还有思妇的眼泪之意。诗人本是因为与有情人不能眷属而相思成泪,但诗人却问春风知不知,似乎这眼泪只是因为伤春所致,如此一来,更显女子表达思念之情的一种含蓄韵味。


终究是意难平,与元稹断了书信往来之后,薛涛一生都不再另择良人,却恰恰应了元稹所说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如果没有元稹,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春望词》呢。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有关诗词赏析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spring-scenary-by-xue-tao.html



  • 作者:翟码农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第一次听到这句诗词的时候,是在《天龙八部》电影里无崖子和李沧海的故事里看到的。当时也不知道是啥个意思,就是感觉有点神乎其神的美的感觉。


后来才知道这是出自于唐代诗人元稹的一首悼念亡妻之作,全诗如下:


《离思五首·其四》
--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译文:

曾经到临过沧海,别处的水就不足为顾;若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仓促地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这缘由,一半是因为修道人的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曾经拥有过的你。


所以这首诗,如果用在心上人身上,就是表达深切的爱慕之情。如果用在非心上人身上,则表达的是委婉拒绝的意思。


这诗胜就胜在用一种类比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真挚的爱慕之情,相比海枯石烂这些夸大而流俗的词,情感更显深切。用来悼念亡妻,更显思念之情极为深沉,悲情缱绻。


不过这次翟码农看百度元稹的介绍时,才发现薛涛跟诗人也有一段悲情的故事,具体大家自行去了解喽。



  • 作者:翟码农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这句出自于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这首词,全词如下:


《青玉案·元夕》
-- 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译文:

像东风吹散千树繁花一样,又吹得烟火纷纷、乱落如雨。豪华的马车满路芳香。悠扬的凤箫声四处回荡,玉壶般的明月渐渐西斜,一夜鱼龙灯飞舞笑语喧哗。美人头上都戴着亮丽的饰物,笑语盈盈地随人群走过,身上香气飘洒。我在人群中寻找她千百回,猛然一回头,她却在,不经意间却在灯火零落之处发现了她。


翟码农品析:

元夕,指的就是元宵节。之前翟码农品析过欧阳修的一首也是写元宵节场景的一首诗:


《生查子·元夕》
--朱淑真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不过生查子这首是表达对女子的思念之情,关于元宵节的盛况笔墨较少,也就“花市灯如昼”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


尽管辛弃疾这首《青玉案》里最有名的句子是最后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但翟码农也非常喜爱词的前面部分对元宵节的盛景描写。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本来只不过就是五彩缤纷的烟花,到了辛弃疾手里,就成了如下的描绘:

万千烟火冲天,化作千千万万棵火树,烟花绽开的那一瞬间,就仿佛是东风吹开了火树上的花朵一样。而后烟花坠落,又仿佛是夜空里的星星,纷纷散落得像一场雨。


一个简单的烟火,除了一般说的“火树银花”两种比喻,辛弃疾更是添了更加形象的两个比喻“如星如雨”,更巧秒的是东风这一意象的运用,烟花开也像是东风吹开的,烟花落也像是东风吹落一样,烟花与东风,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却被嫁接得如此严丝合缝。


烟火是天边之景,算是远景。


再到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就成了中景,开始描绘车水马龙了。宝马、雕车、凤箫、玉壶、鱼龙舞这些字眼景物,真是将元宵的空前盛况描写得活色生香。


紧接着最后是近景,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蛾儿,雪柳都是女子的头饰物品,不用想象,肯定也是花枝招展的那种,毕竟是女子在逛灯市么,哪能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整个儿下来,那种元宵的热闹场面仿佛映入眼帘,不难想象,灯市散后,人的心里该有多么的留恋,多么的不舍,就像长大的我们一样,深深想念着小时候的新年。


至于本词是抨击当朝着粉饰太平,还是表达隐隐约约的爱恋,翟码农就懒得去细究了。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有关品析诗文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the-Lantern-Festival.html



  • 作者:翟码农

花燃山色里,柳卧水声中,这一句诗出自于宋朝范成大诗人的《清明日狸渡道中》,全诗如下:


《清明日狸渡道中》

-- 范成大

洒洒沾巾雨,披披侧帽风。

花燃山色里,柳卧水声中。
石马立当道,纸鸢鸣半空。

墦间人散後,乌鸟正西东。


墦(fan,二声):坟墓的意思。


译文:泪水沾满纶巾,连绵不断。散乱的头发,帽子也被风吹斜了。繁花染红了山野,柳条卧在水面上。石兽立在道路两旁,纸也在半空中旋飞。人们离开了坟墓以后,乌鸦小鸟们活跃起来,四处觅食。


翟码农品析:

个人认为,全诗最美的语句也就颔联:花燃山色里,柳卧水声中。最主要就在于燃和卧这两个字眼,赋予了景物以活力,跟后面无生命的石马和纸鸢形成强烈的对比。


燃这个词,正是形容山花开得茂盛,而且花色也比较红艳,像火一样燃烧似的。这种比喻手法很多古诗都有用到,例如白居易的《忆江南》里的“日出江花红生活”,又如对“烟锁池塘柳”的下联“桃燃锦江堤”。


清明的垂柳,按理应该似飞絮般轻盈。后来想了想,用卧也自有它的道理。


卧给人一种全面覆盖的意象,这就给人一种柳絮密密麻麻的感觉,就好似一团青绿色的水彩浓浓的涂抹在水面之上。再加上水声的结合,就简直像是一段春景的MV了,有烂漫春花和浓密柳絮,还有大自然的天籁。


关于诗中所表达的感情,翟码农感觉是一种“死去元知万事空”的意味,过去的人就已经过去了,能陪伴你的也终究是无生命的物体,有生命的,各自仍然过自己当下的人生去了,就如这乌鸟,人散后也是各奔西东。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有关清明的诗词赏析,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flowers-and-willows.html



  • 作者:翟码农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岁月,时光,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共同语言。描绘得越美,才能显现出我们对岁月的留恋。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句用果实颜色的变化来谱写出时光的流逝的名句,出自于宋代蒋捷诗人的《一剪梅·舟过吴江》。


全词如下:

一剪梅·舟过吴江

-- 蒋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度与泰娘娇。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译文:

船在吴江上飘摇,我满怀羁旅的春愁,看到岸上酒帘子在飘摇,招揽客人,便产生了借酒消愁的愿望。船只经过令文人骚客遐想不尽的胜景秋娘渡与泰娘桥,也没有好心情欣赏,眼前是风又飘飘,雨又潇潇实在令人烦恼。哪一天能回家洗客袍,结束客游劳顿的生活呢?哪一天能和家人团聚在一起,调弄镶有银字的笙,点燃熏炉里心字形的盘香?春光容易流逝,使人追赶不上,樱桃才红熟,芭蕉又绿了,春去夏又到。


翟码农品析:

整个词的亮点,也就最后一句了。樱桃变红,芭蕉变绿,侧面说明时光在流逝。通过前面的“何日归家”,我们就可以知道诗人是感慨在外又是一年过去却仍不能归家的乡愁。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红、绿两个形容词被当作动词用,加强了时光流逝让人无法阻拦的意味,从而让人深感无可奈何。


樱桃,鲜红欲滴;芭蕉,翠绿冉冉,色调的鲜明,也给读者的脑海里留下一副春末夏初的美景图。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有关诗词品析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cherry-turns-red-and-plantain-turns-green.html



  • 作者:翟码农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句话出自于宋代诗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全词如下:


虞美人·听雨

--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翟码农品析:

词中提到人生的3个阶段,少年、壮年和老年,但翟码农认为,词中描述的“听雨”,都不是主观意念上的“听雨”。


少年时在歌楼看美人表演,哪有心情会听雨?


壮年羁旅在外,犹如乌云密布下的一只孤雁,在大风里独自漂泊,会有心情听雨?


老年时两鬓已斑白,本是最有闲情听雨的时候,诗人却说,经历了无数风雨,于今已经看淡了风尘里的悲欢离合,也没欲望去听雨了,任它自个儿下个一整夜。


所以翟码农对这首词的个人理解是:听雨形容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更高追求,它不会给生活带来任何物质上的进步,有的只是感官上的愉悦和心灵上的洗涤。奈何人生少年时因为懵懂而没这方面的欲望,中年又因为生活困顿而无暇顾及,老年时却又因为余下人生不多,同时因为经历太多而看淡了红尘,对这方面的追求也没有了欲望,便无所谓了。所以,最终结局就是,到头来人的整个一生,还是没能好好的听一场雨。


同苏轼《定风波》里的“回首向来萧瑟处,既无风雨也无晴”,同是“看淡”的境界,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韵味。一种是选择积极的人生态度,无视风雨,而另一种则更像是看透尘世的感觉,心如止水,有种“万事皆空”的意味。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的原创诗词品析,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listening-to-the-rain.html


  • 作者:翟码农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这句诗出自于元代徐再思诗人的《水仙子·夜雨》,全词如下:


《水仙子·夜雨》

-- 徐再思

一声梧叶一声秋,

一点芭蕉一点愁,

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

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

江南二老忧,

都到心头。


译文:

夜雨一点点淋在梧桐树叶上,秋声难禁,打在芭蕉上,惹人愁思不断。半夜时分梦里回到了故乡。醒来只见灯花垂落,一盘残棋还未收拾,可叹啊,我孤单地留滞在新丰的旅馆里。靠在枕边,十年的经历,远在江南的双亲,都浮上心头。


翟码农品析:

词的开头两句“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看似简单,愁苦之味却极其清苦浓郁。一声,再一声,犹如这雨水好似滴在人心里一样,冷意声声来袭,渐渐将心浸染。一点,再一点,又好像愁绪如墨水般一点一点在宣纸晕开,慢慢将其染透。


“枕上十年事”意指求取功名一路坎坷,“江南二老忧”意指家中还有上了年纪的父母,自己却无法近身照顾。这两种愁思也是如今我们80后90后正在经历的境况缩影。


在外拼尽了多少力气

才勉强混了个稳定的工作

好不容易勉强养活了一家

却还是无法照顾到远在老家的父母

接过来,本事终是不太够

房子小,住不了

花费高,负担不起


娃一天天长大

父母一天天变老

娃嗷嗷待哺

父母多病缠身

为了子女

拼命地努力

只可惜

岁月不待人

父母在那头

便永远化作了思念


这么悲苦的人生,终归还是因为“钱太少”。所以穷苦的人啊,更应该发奋图强,学得一手好本领,方能与父母和子女一起不枉此生的度过此生。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每天一首诗下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missing-work-and-parents.html






  • 作者:翟码农

关于苏轼大文豪的作品,翟码农实在是太爱了。有感受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的豪迈,也有感受到“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蝶恋花·春景》)的多情,还有“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的悲伤,再加上本文要提到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这首词里所散发出来的洒脱。


先让我们来看看这篇定风波全词: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翟码农品析:

此诗意思比较易懂,说的就是苏轼路上遇雨,他无论是走去还是归来,都是很坦荡洒脱的样子。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拄着竹杖,穿着草鞋,顶着蓑笠在雨中轻快的行走,不理会风吹雨打。看表面,苏轼先生说的是眼前确确实实的风雨,但风雨也可以暗指他仕途中所遭遇到的贬谪和多难,这也是为何这首诗仍能让如今的我们产生精神共鸣。


人生绵长,难免会遇到些磕磕碰碰,当我们遇到人生中的“风雨”时,希望我们也能像苏轼一样说出:“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而不是一直陷入在风雨带来的“狼狈”。


从词的后面,我们可以知道是雨过天晴了,但在苏轼眼里,是雨是晴已不大重要了,犹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般的况味。


所以从雨过天晴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知道风雨永远只是暂时的,这样就可以让我们对晴天有着殷殷期盼。而从无视风雨天晴来看,境界就又更高了一层,天晴是人生,风雨也是人生,不必在天晴时盼雨,又在风雨里等天晴,而是要风雨来时,我们可以竹杖芒鞋轻胜马,晴天来时,我们可以煮酒品茗趁年华。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又关品析苏轼诗词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that-I-would-not-dare-anything-when-I-meet-with-hardship.html



  • 作者:翟码农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是我们现在人常常用来劝慰情场失意的男生的一句话,但其实“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一句是出自于苏轼的一首词《蝶恋花·春景》,“何必单恋一枝花”应该是后人附加的。


《蝶恋花·春景》全词如下:

蝶恋花·春景
-- 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译文:
春日将尽,百花凋零,杏树之上已长出了小小的青涩果实。
这里的清澈河流围绕着村落人家,不时还有燕子掠过天空。
眼见着柳枝上的柳絮被吹得越来越少,(但是请不要担心)
不久天涯到处又会再长满茂盛的芳草。(春天还会到来的)
围墙之内,有一位少女正在荡着秋千,她发出动听的笑声。
围墙之外的行人听到那动听的笑声,(忍不住去想象少女荡秋千的欢乐场面)。
慢慢的,墙里笑声不再,行人惘然若失。仿佛自己的多情被少女的无情所伤害。


看了诗的译文就立马可以看出和我们今天说指的意思是不同的。春天一般百花绽放,柳絮青嫩,景色格外美丽。以至于春天将尽,让人对美好事物的逝去不禁产生一种叹惋之情。就犹如“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一样的叹惋。可是诗人却劝说大家要态度积极。尽管春天已经逝去,但美景常在。柳絮虽然被吹得越来越少,但芳草茂盛却仍然随处可见。


虽然如今是透着“女人到处都有,不要单为了这次收到好人卡而颓丧失落”这种意思,但积极劝导的意义仍在。作为这种意思更为大众所熟知,说明有没有对象这个问题,相较于有没有美景欣赏,更容易渗进人的心田吧。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每天一首诗的简单品析,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grass-covering-all-the-land.html





  • 作者:翟码农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这两句出自于李商隐的一首七言律诗,全诗如下:


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李商隐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此诗首句写骆氏亭,翠竹、清水把这座亭轩映衬得格外清幽雅洁,诗人置身其间,颇有远离尘嚣之感。


接着写诗人对友人的思念,诗人眼下所宿的骆氏亭和崔氏兄弟所在的长安,中间隔着重重的城池,路途迢迢,诗人的思念之情宛如随风飘荡的游丝,悠悠然飘向友人所在的长安。诗人因境界的清幽而倍感孤寂,因无好友共赏幽胜而微感惆怅。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又回到眼前景物,渲染气氛,烘托情绪。


时令已届深秋,但连日天气阴霾,霜降得晚。关于后一句,翟码农则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就是直观的写景,一片雨水撒过枯荷,留下滴滴答答的声音。一种则是表示当前还没有下雨,那一片枯荷在等待着雨水的降落,似乎就在说这枯荷是诗人自己,留着诗人独自想念。


为什么最后两句明明是乌云密布、雨水淅沥淅沥似的天气,怎么读来反而感觉没那么糟糕。私认为诀窍在于“听”字,尽管阴、晚、枯、雨这些字眼让整个画面显得阴沉暗淡,但一个听字却带来了一点生机,正是这一点点生机,才让这画面有活了的感觉。




  • 作者:翟码农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 辛弃疾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这是辛弃疾被弹劾去职、闲居带湖时所作的一首词。他在带湖居住期间,闲游于博山道中,却无心赏玩当地风光。眼看国事日非,自己无能为力,一腔愁绪无法排遣,遂在博山道中一壁上题了这首词。在这首词中,作者运用对比手法,突出地渲染了一个“愁”字 ,以此作为贯串全篇的线索,感情真率而又委婉,言浅意深,令人玩味无穷。


虽然诗人是为了表达他自己的愁,可这首词照应到我们现实生活中,也是非常的贴切,以至于引起广大读者的情感共鸣。


当我们年少时,遇到一点挫折就向父母诉苦抱怨。而今当我们走进社会后,我们大多都选择了自我消化。

当我们年少时,爱写文吐槽,爱用新鲜的修饰手法来表达子虚乌有的烦恼。当我们走进社会,面对上有老下有小中间又有房贷车贷而倍感压力的时候,我们也选择了坚持,不再朋友圈里发多累,而是发一张蓝天白云,说今天天气真好。


所以,不要羡慕别人说的秋天很凉爽,或许人家内心恰巧就是苦闷与烦恼,只是习惯性的选择了掩埋,而不让你看到。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里每天一首诗分类下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of-I-would-rather-talk-about-this-autumn-than-the-sadness.html


  • 作者:翟码农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这段名句是出自于宋朝诗人刘过的《唐多令·芦叶满汀洲》,整首词如下:


《唐多令·芦叶满汀洲》

-- 刘过


安远楼小集,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乞词于龙洲道人,为赋此《唐多令》。同柳阜之、刘去非、石民瞻、周嘉仲、陈孟参、孟容。时八月五日也。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

二十年重过南楼。

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否?

旧江山浑是新愁。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刘过(1154~1206)南宋文学家,字改之(和金庸小说里杨过一样哎),号龙洲道人。吉州太和(今江西泰和县)人,长于庐陵(今江西吉安),去世于江苏昆山,今其墓尚在。四次应举不中,流落江湖间,布衣终身。


同一帮友人在安远楼聚会,酒席上一位姓黄的歌女请我作一首词,我便当场创作此篇。时为八月五日。芦苇的枯叶落满沙洲,浅浅的寒水在沙滩上无声无息地流过。二十年光阴似箭,如今我又重新登上这旧地南楼。柳树下的小舟尚未系稳,我就匆匆忙忙重回故地。因为过不了几日就是中秋。早已破烂不堪的黄鹤矶头,我的老朋友有没有来过?我眼前满目是苍凉的旧江山,又平添了无尽的绵绵新愁。想要买上桂花,带着美酒一同去水上泛舟逍遥一番。但却没有了少年时那种豪迈的意气。


然后在现在的生活中,我们同样也会有如此的感慨。


曾经小时候玩得很要好的同学,如今再聚在一起,却早已不再有共同语言。

曾经暗恋过的女孩,如今再见几面,却发现,心动的感觉已经变淡,甚至都纳闷,自己为何会喜欢她。


一切终究敌不过时间,那些逝去了的,我们也不用过于追悔,让过去的那种青涩而又甜蜜抑或朦胧而又亢奋的感觉一直珍藏在脑海里,亦不失为是一种很好的怀念。


也许,正是因为不再似少年游,曾经伴着桂花与友人一同喝酒的画面才会让人甚是怀念。就犹如看到月缺,我们才会对月圆有所怀念和期待。所以,不要轻易去打破这种美好的怀念和期盼,因为经过岁月洗礼的现实,常常并没能够给你你所期待的。


  • 作者:翟码农

“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这两句出自于晏殊的《破阵子·春景》这首词,全词如下:


《破阵子·春景》

-- 晏殊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

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

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

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

笑从双脸生。


新社,古代指春社。古代祭祀土地神以祈丰收,时间在立春后、清明前。

  • 作者:翟码农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这两句出自于晏殊的《寓意》这首诗,全诗如下:


寓意

--晏殊

油壁香车不再逢,峡云无迹任西东。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几日寂寥伤酒后,一番萧索禁烟中。

鱼书欲寄何由达,水远山长处处同。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这两句对仗工整自不必说,而且每句都含有3种景物名词,仅有的形容词也就“溶溶”和“淡淡”两处,翟码农认为妙就妙在“溶”这个字眼。


月光如水,梨花沐浴在这月光之中,就像沐浴在水里,溶溶月,似乎就呈现出一种梨花瓣泡在温柔水里的那一种温软柔嫩。


当然除了这种理解,翟码农的理解是,后句提到了池塘,那么溶溶月指的应该就是池塘里月亮的倒影,溶溶叠起来用,就有一种微风吹皱池水的画面,给人一种月亮的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水面里荡漾着的感觉。


一个字,就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有些千古名句,恰恰就是妙在这些字上,让人一读,就感觉到了那种一直说不上来的感觉了。




  • 作者:翟码农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这句诗出自于苏轼的《卜算子》,全词如下: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

--苏轼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黄州,即现今的湖北黄冈。根据词的题目来看,此词正是苏轼被贬黄州寓居定慧院时所著。


残缺的月亮挂在梧桐树梢上,漏壶滴尽,夜已深沉,万籁俱静。我在黑夜里独自徘徊,缥缈如鸿雁的影子,孤独而又寂寞。


鸿雁突然惊动飞起,却又频频回望,内心充满遗憾,可是没有人知晓。飞来飞去,不愿栖息在众多寒冷的树枝上,却最终栖息在了同样寒冷而又寂寞的沙洲之上。


起初单看这句“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时,翟码农的理解是苏轼不愿同流合污孤高自许的表达,宁愿待在这块被贬的沙洲之上,也不愿待在别处去阿谀奉承谁和谁。


按这种意思来理解的话,其中幽人就可以理解为苏轼自己了。说被贬的自己,在黄州一个人,寂寞如孤独的鸿雁。这种理解也是说得通的。


据《宋六十名家词·东坡词》载,此词还有一序,讲的却是另外一个美丽而凄凉的男女之情的故事。摘录如下:

惠州有温都监女,颇有色。年十六,不肯嫁人。闻坡至,甚喜。每夜闻坡讽咏,则徘徊窗下,坡觉而推窗,则其女逾墙而去。坡从而物色之曰:“当呼王郎,与之子为姻。未几,而坡过海,女遂卒,葬于沙滩侧。坡回惠,为赋此词。


意思也很简单,说的就是惠州有一女子,容貌姣好,芳龄十六,不肯嫁人。一次听说苏东坡来了,内心甚是喜悦,每天夜里听到苏东坡赋词吟诗,徘徊在窗下。苏东坡感觉到后,推开窗户时,女子却已经翻墙而去。也许苏东坡感觉自己年龄太大了吧,不适合那女子,便为女子介绍对象。后来,苏东坡没走多久,女子就死了,安葬在沙滩边。苏东坡回到惠州后,才有了《卜算子》此词。


按这个序来说,词的意思就显得更为贴切了。幽人正可以形容女子,徘徊在苏轼的窗下,不正是像飘渺的鸿雁影子一般么。后面的“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这句,仿佛就在说苏轼推开窗时,女子惊讶于被人发现,当下跑走,却又似不舍地频频回头,只可惜女子对苏轼有意,苏轼却完全不知晓,反而给人家物色对象,惹得女子内心充满遗憾。


只是这《卜算子》明明写的是在黄州定慧院所作,怎么上面的序提到的却是惠州。


苏轼被贬生平有这样概括: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其中惠州生平是在黄州之后,如此说来,这序在时间上就对不上《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这首词了。如此看来,此词里幽人理解为苏轼本人就更为合理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暂且知道有这么个故事就好,咱就不细细追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