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大纲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鼓励了多少古往今来人

2020年03月18日 21:14

关于苏轼大文豪的作品,翟码农实在是太爱了。有感受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的豪迈,也有感受到“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蝶恋花·春景》)的多情,还有“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的悲伤,再加上本文要提到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这首词里所散发出来的洒脱。


先让我们来看看这篇定风波全词: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翟码农品析:

此诗意思比较易懂,说的就是苏轼路上遇雨,他无论是走去还是归来,都是很坦荡洒脱的样子。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拄着竹杖,穿着草鞋,顶着蓑笠在雨中轻快的行走,不理会风吹雨打。看表面,苏轼先生说的是眼前确确实实的风雨,但风雨也可以暗指他仕途中所遭遇到的贬谪和多难,这也是为何这首诗仍能让如今的我们产生精神共鸣。


人生绵长,难免会遇到些磕磕碰碰,当我们遇到人生中的“风雨”时,希望我们也能像苏轼一样说出:“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而不是一直陷入在风雨带来的“狼狈”。


从词的后面,我们可以知道是雨过天晴了,但在苏轼眼里,是雨是晴已不大重要了,犹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般的况味。


所以从雨过天晴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知道风雨永远只是暂时的,这样就可以让我们对晴天有着殷殷期盼。而从无视风雨天晴来看,境界就又更高了一层,天晴是人生,风雨也是人生,不必在天晴时盼雨,又在风雨里等天晴,而是要风雨来时,我们可以竹杖芒鞋轻胜马,晴天来时,我们可以煮酒品茗趁年华。


本文为翟码农个人博客又关品析苏轼诗词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the-poem-that-I-would-not-dare-anything-when-I-meet-with-hardship.html



  • 2020年03月18日 20:33文章创建
  • 2020年03月18日 21:14文章发布
我要评论
«-必填,限2-20个字符,中文/字母/字母数字组合
«-评论后,邮箱会收到激活链接,未激活邮箱的留言,将无法显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你的评论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