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吹皱一池春水(2020-04-11 00:30:51)
文章大纲

理发带我上了按摩床

2020年08月25日 00:03

天色将晚,我出门看了看镜子,忽然感觉是时候要剪个头发了。要说今天与往常有什么不同,不过是晚上将见一个朋友罢了——男的。


暑气阑珊,走在昏黄路灯的街上,呼吸着树林间微风鼓动的气息,仿佛此时此刻才是生活的味道。


理发店离酒店很近,走个七八百米就到了。


门口的白色荧光灯在飞速的转动,我一推开门就朝迎面走来的人说道:“老板,理发多少钱?”

“有38块,也有68块的,看你要剪哪样?”他微笑的回答着我,那笑容看不出一点做作。

“有什么区别么?都是洗剪吹?”

“嗯——没什么区别,只是剪发的人不同”,他继续解释着,“嗯,都是洗剪吹的”。

“嗯,好,那我就剪38块的。”


一说完,人家就招呼一个漂亮的妹子带我洗头去了。


我才躺下,那妹子才刚刚把我头发润湿,就开口问道:“帅哥,看你像第一次来,你是住这附近的么?”

“没有,旅游过来的。”

“北京?”她洗发的动作格外轻柔。

“没有没有,看把你吓得,深圳。”

“深圳是个好城市啊!”


我还没来得及张口,妹子继续笑吟吟的,“哥,你发现没有,你声音好有磁性哦!”

我心里隐隐乐开了花,只是仍然假装不为所动,“有么?”

“真的,我都爱上了。”


沉浸在喜悦里无法自拔,妹子又继续问着我。

“帅哥,我们可以洗脸和肩颈按摩二选一,你要哪个?”

“38块剪发里头带的?”

“嗯,我们店里最近在做活动。”

“那就肩颈按摩吧!”她也就按了那么一两下,但我感觉肩膀实在是太受用了。


才做完选择,肩膀里的酸爽滋味才刚刚晕开,妹子就把我的头发快速冲洗干净了,让我起身。我一脸狐疑:人家带着我上二楼了。


逼仄幽暗的二楼,也就五间小按摩房,四间都关着门,开着的一间里面就放着一张藏青色按摩床。

“我以前洗头,躺着时人家就同时给按了,你们店里还有这等待遇啊。”

“当然啦,为了顾客有更好的体验么!”

“把上衣给脱了!”我正打算直接躺到按摩床上去,妹子突然提醒着我。

我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听话的脱了,然后就躺了上去。


“你这是想看我的脸么?趴着!”

哦,才想起以前按过,床上那个洞洞就是用来埋趴着的脸的,“是啊,只能怪你长得太漂亮了,我都给搞忘了。”


“哇,哥,你真好白哦!”

“可不,就因为这个,我才单身到现在。”

“为啥嘞?”

“比女生都白,招人讨厌啊。”


不多久,一股温热袭背而来——不知道抹了什么油,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些因为洗脸而被宰的一些新闻。

背有多舒服,我的心就有多丝丝的不安。

“你们这个是给按多久啊?”

“送5分钟,你要是感觉好,就加点钱咱们继续。”

“加点钱是多少钱?”

“也就一百多。”

“一百多又是多少?100和199,那差别大着呢!”

“放心,我们没有199的,我们是198。”那声音甜得我顿时感觉少了好些意思。

“那按多长时间?”

“45分钟。怎么样,实惠吧!”


她按得有点力道,我闷哼了几声。

“重了?”

“没有没有,很舒服,就是感觉自己肩膀僵化得严重。”

“嗯,哥多过来过来,小妹给你优惠,保证让你每次舒舒服服的。”


“额,198有点贵哎,我可以只做半个小时么?”

“哥,你很赶时间么?可以的,我可以叫我同事一起给你按,不耽误你事儿的。”

“不是,我是想说我只做半个小时,能不能便宜一点。”

“可以的,哥,你说给多少呢?”


力道似乎又加重了,我又闷哼了几声。

“150怎么样?”我也不敢压得太狠,生怕对方会给自己来个什么意外。

“好的,哥,没问题的!”


在背上游走的力道,仿佛也就来来回回那一两样。不知道为啥,人家还没按几分钟就出去了。


接着又是一阵温热袭腰而来,“哥,来给你换种精油保养一下你的腰”。

按了几下子,妹子又开始发号命令,“哥,把裤子脱了,来给你按按臀部。”

“还按屁股?”

“嗯,是的。”


我怯生生的把裤子拽下去了半截,同时可以感觉到她从我的头前方走到后头去了。

脚杆子突然被压住了。

精油的温热带着力道的厚重,从腰部再到臀部,反反复复。

妹子显得很卖力,我却感到很疑惑。


“150给按这么多?”

“哥,150块是肩颈按摩,”妹子仍然继续卖力地按着,“哥,你第一次来,腰部加臀部原本258,现给你个优惠价198,怎么样,小妹我够意思吧?”

听完我就炸了,准备要起身。

“哎哎哥咋了,还没做完呢?”她倾下身子,手掌压着我的背。

“你做生意一套又一套的,哥玩不起。”

“哪里一套又一套了,我这都是真心实意为哥身体着想的。”我腿上被压着的感觉一下子卸下去了。


从开始她对价格的含糊,再到后面她自主加项目加价行为,我把妹子说得最后一个劲儿的夸我,“哥,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你今年多大了?”

“98年的。”

“98年啊!”我心里嘀咕着,小小年纪,竟如此......没有一点20岁少女的纯真气息。

“哥,咋啦?”

“我不管你多大,反正咱们一开始就说好的150。”

“哥,那是肩颈的啊。”

“我也没让你做腰和屁股啊。”

“我做了,你不也是同意的么!”

“我哪里同意了,你都没跟我商量,我还以为是你赠送的呢!”

“我这不跟你说了的么。”

“还好你说了。”

“是不是要是我没说,哥是不是就打算不认账啦。”妹子似乎把我看成了一坨死肥肉,无力的摇晃着。

“那还真有可能,我本来就跟你说好的150。”

“哥,你这样子让小妹感觉你很不男人呢,现在出门逛个街,三五百消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那是我的钱,你当然不心疼了。”

“那我可是给你按了腰和臀的呢!”

“那我不管,”我又不敢把话说得太绝,“这样吧,那我就给你198,剩下的你就只按肩颈好了,别再耍什么花样哈。”

“哥,你真的是太可爱了。”

“能不可爱么,辛辛苦苦一天赚来的工资,就这么一下子让你给按没了。”

“好吧,哥,我已经给你按25分钟了,那咱们还剩下5分钟。”

我拿出手机,明明才是10分钟前才进的门,“你说还有多长就多长吧。”

“不能啊,哥,我们的确是已经按了25分钟的呢!”

“我看手机,明明就才进来十多分钟好不好。”

“我们都有记录的,要不一会儿给你看看,真没骗你的。”


面对如此铁证,还辩得如此理直气壮,我真是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了。

“行行行,那就把剩下的5分钟按完吧。”

“哥,你这是啥语气,你要是有意见就直说,我们保证要让哥舒舒服服的。”

说再多也是枉然,“嗯,没啥意见,咱们就快点儿按完吧。我理完发还要见朋友呢。”


剩下的5分钟,我就是一块肉,她的一只手掌放在上面,无力地晃来晃去。我仍然趴着,且就让她晃去吧。


让我出示支付宝付款码的时候,“哥,你此次消费1980哦。”

我以为她是开玩笑,内心却好像在紧张。

等看到扣取成功的画面,心才放下了。原来她真的是在开玩笑。看着她的脸,朱红的眼影掩着浅浅的笑意。


下二楼了,妹子带我到一个镜子前坐定。

“你稍等,一会儿就有理发师了。”


也就等一会儿,一位两臂纹满刺青的年轻小伙子来了。

“你这是38的吧!”还没等他下剪子,我就先开口了。

“我这是68的,38的没人。”

“我进来时你们还说有38的呢。”

“38的在忙,现在就我有空。”

“那我等38的吧。你就告诉我哪个理发师剪头发38元的,我就等他。”


似乎没有38,38元的就是他。

“本来我剪发是要收68块的,我就38块给你剪了吧。”

接下来,小伙子的表现还算令人满意,起码不是明显的敷衍。


中间洗头时,同样是那个妹子。

“哥,38块的理发师都在忙,只能剪68的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跟他说好了。”


晚上跟朋友回酒店,脱衣准备洗澡,朋友说:“咦,你背怎么两道红杠?被人打了?”

“嗯,被人按着背打了。”

看着镜子里的后背,的确有两条红红的印记,再看看镜子里的脸,那是一副不屑的笑。



  • 2020年08月23日 20:14文章创建
  • 2020年08月25日 00:03文章发布
上一篇:吹皱一池春水(2020-04-11 00:30:51)
我要评论
«-必填,限2-20个字符,中文/字母/字母数字组合
«-评论后,邮箱会收到激活链接,未激活邮箱的留言,将无法显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你的评论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