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一路我总是轻易的放过了自己(2020-04-01 00:55:53)
文章大纲

疫情搬家,一个码农与一个货拉拉司机的对话

2020年04月02日 22:23

昨天我就决定,自己一个人待在惠州,好好闭关修炼。杂物有点多,所以就预约了一个货拉拉司机。


今天一早就出发了,待他在手机里上传我的行李证明图之后,我们就随性地聊了起来。

 

我:你这不错哦,疫情期间,还能接到活儿。哪像我,最近在啃老本儿。

他:哈哈,你做什么的?

我:敲代码的。

他:哦,就是那个搞惹件的是吧。这个应该很赚钱的吧,自己开发个惹件当老板啥。

我:开发个软件也得有人买啊。还当老板,没看最近小公司都倒闭了,大公司还裁员,老板哪有这么好当的。

他:嗯,最近确实很多小公司都倒闭了。你就是做京东那种的平台不,然后卖东西的加入到你的平台?

我:差不多的。就算开发了一个平台,也得有人知道啊。

他:嗯,随后是得花大钱宣传一下。

 

我:最近搬家的是不是很多啊?

他:嗯,蛮多的,你看,这接完你,下午还有一单288的。

我:哟,挺不错的么。照你这收入看,都抵得上我们了。看上去也比我们轻松。

他:那是,我这一天跑两单就几个小时,300块就到手了。

 

我:你是哪里人啊?

他:广东茂名得。你呢?

我:湖北的,不过大年初二我就过来了。茂名、湛江这些,你们当地都不好营生么,怎么都来了深圳?

他:我早年就来深圳了。

他:嗯,大概91年的时候就过来了,在深圳种菜。现在儿子在深圳这边读小学五年级。

 

看着他和我老爸年纪都差不多了,居然儿子这么小,我有点诧异。

 

我:你今年贵庚啊?

他:五十多了,64年的。

我:那你儿子怎么这么小,结婚很晚么?

他:我有7个娃,最大的女儿25岁了。

我:哇,你好厉害啊。我爸五几年的,生5个就一大堆人觉得超多呢。

他:广东人嘛,你几道的。

我:那你家过年就真是热闹了。你是真的打心眼儿里喜欢小孩子?

他:嗯,热闹好啊。我和我老婆都喜欢小孩子,她还鼓励我多生呢。孩子嘛,就小时候操点心,长大就好很多了。

我:最近我带我的侄子,一岁多,两个月我就快受不了了,真佩服你。

他:我们带小孩哪像现在这样子带法。91年我过来种菜时,都是让孩子自己在菜地里玩泥巴,只要不打架干坏事就行。


他:像现在有的夫妻两,一会儿怕孩子摔了,一会儿怕孩子哭了,一会儿不能干这个,一会儿不能干那个的,这哪是带小孩子啊,这纯粹是小孩子带你。像这样,就是再加上两公婆,也是累的够呛。


我:我也想啊。我侄子就是那种自己玩玩具玩不起来,非得拉你手要陪他玩的那种,不顺着他他就尖声哭。


他:遇到小孩子缠着,就吓他打他,他就不敢缠着你了。我儿子之前就是老缠着我,打他几次,之后自己就老老实实的玩了。


我:你这种方法,应该对于四五岁以上的孩子吧。我侄子一岁多那么小,打他只会哭得更凶,哭到自己发呕然后吐奶。


他:他哭的时候,你不能让他一直哭到吐奶。你要严肃的告诉他不准哭。万事儿都有个窍门,一旦掌握了就轻而易举很多了。


他:我那会儿孩子小的时候,天天起早贪黑,每天真的只能睡3个钟。后来老板允许我在菜园里休息,我怕孩子跑到远处玩水,就把门拴住,一些插座危险的东西都收拾高高的,然后就安心躺着睡大觉了,让他们自个儿玩去。

 

我:你们没有计划生育么?

他:怎么没有,那些村委会常常十几个人抓男人去结扎,有的都要拆家了。我老婆就是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我们一起躲到深圳来种菜了。

 

 

他:你到那边是去工作么?

我:哦,没有。我打算在那儿住上一阵子。

他:你在那里买房了啊,多少钱一平买的?

我:我16年买的,12000一平。

他:哟,还好我出手得早,我15年买的,才6千多。

我:我就是买晚了一阵子,房价就是那一两年噌噌的涨了好多。你买的哪里的?

他:秋谷公馆。

我:哇,这么巧,那你不就跟我挨着嘛。

他:是啊,不然怎么说,我们有缘分呢。

我:你有出租么?

他:没有。我们花了十几万装修了,在深圳是租房子住,虽说是计划有空过来住住,但平时也没时间过来住。出租,要是碰上那些不爱干净的,把房子弄得不像样,就不划算。租也租不了几个钱儿,一个月1000来块,我多跑几趟车辛苦点就完事儿了。

 

 

他:来根烟?

我:不用了,我不抽烟。

他:这么斯文?我以前也是这么斯文的。按土话说,就是个秀气的秀才。我从高中出来后,就慢慢变了。那时候我也是爱浪,一份儿工作干不了两三个月,就又换了下一份。后面家里人都爱说我,尤其是老舅,一直就瞧不起我,说我个臭伢子,还生了这么多崽。后面受不了,跟老婆来深圳后,就再也没去他家了:脸上挂不住。

他:人还有要骨气的。

 

聊着聊着,就聊到那些年的消费水平。他的高中学费一学期二十多块,父亲做工每天也才一两块,看电影1毛钱。他似乎也做着当官梦,说他同学和他这个年纪,有些都当官了。然后就说自己当初要是高中毕业后去当了兵,如今想必也是一个官半个职了。还提到一些同学举例子,各中详细,自不细说了。

 

我:你做货拉拉做多久了?

他:半年左右。去年九月份开始做的。

我:那你之前一直做的什么?

他:开餐厅的,在罗湖XX开了个餐厅。做了十来年了,正好去年转让了,要不现在就难受了。

我:你也不会料到后面会有这般事儿。

他:谁说不是呢?所以说,真的是运气。

 

我:你会炒菜是在哪里学的么?

他:我以前打过很多工啊,开始在小餐馆打杂,师傅会教你做肠粉炒菜这些。然后进了酒楼,有学了切菜、海鲜、摆盘这些,后面感觉没问题了,就砸了十几万开干了啊。

 

我:你去年,怎么就恰好瞄上了货拉拉呢?怎么没选滴滴啊?

 

说到这里,他又笑起来了。

他:要不说是运气呢,还好没做滴滴。我这几天,看着那些蓝v停在红绿灯,一个个问行人要不要坐车,赚钱都赚到这份儿辛苦上去了。


他:开始我也试了滴滴的,但是滴滴要考上岗证,我那会儿天天在手机里做题,哪有这功夫,麻烦死了。后面听朋友说货拉拉简单,刚开始也手生,后面就越干越上手了。货拉拉多自由,每天接个几单,轻而易举就五六百到手了。你有驾照的话,你也可以租一个开开。


我:货拉拉底薪有多少啊?

他:货拉拉分租车还是用自己车。我这是租的车子,交1万押金,然后每个月上交180的平台费,就是平台给你推送单子。

 

一路其实聊的内容还有很多很多,我似乎第一次才深切的体会到,交流是一种多么高效的信息交换的方式,不仅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让你轻松的打发掉了原本可能会觉得无聊至极的时间。

 

不过司机大叔最终还是收题了:年轻人嘛,就该多奋斗多赚钱,到我这个年纪了,再想着轻松想着自由。


本文为翟码农生活记事,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ai14.com/blog/a-chat-between-a-coder-and-a-driver-during-covid-19.html


  • 2020年04月02日 22:22文章创建
  • 2020年04月02日 22:23文章发布
上一篇:一路我总是轻易的放过了自己(2020-04-01 00:55:53)
我要评论
«-必填,限2-20个字符,中文/字母/字母数字组合
«-评论后,邮箱会收到激活链接,未激活邮箱的留言,将无法显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你的评论哦!
回到顶部